第486章 对话(1 / 1)

“四重关已破,将士们,随我杀啊!”

霍去病身旁的两位副将皆是一等一的猛将,在两人的带领之下,径直杀入城门。

“破城了!”

“敌军杀进来了,快撤!”

“撤入城内吧,将军呢?”

城池中的守军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嘈杂的脚步声充斥在各个角落,却始终无法形成一条有效防线!

霍去病手握长枪,一枪将冲上来的两位敌军刺了个透心凉,随后枪尖一扫,又顺势扫飞方圆一丈的七八道身影。

“众将,直接杀入将军府!”

“诺!”

一声令下,身后的骑兵没有丝毫的停滞,策马扬鞭便朝着将军府的方向杀去。

“降者免死!”

“降者免死!”

一阵山呼声响起,半个时辰后,四重关正式告破!

天已经微微亮了,遥远的天际亮起了第一抹红晕,形成一道优美的天际线,在那天际线的中央,一点点红逐渐被托起。

远处再次传来马蹄声,黑压压的大军再次兵临城下,龙旗飘飘,将旗云集,军容之整肃,气势之恢宏让城楼上的守军神色一震!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自己人,快去通报将军!”

“诺!”

霍去病得知消息之后,亲自开城门迎接,看着迎面走上的数道身影,连忙上前行礼:“末将,参见主公!”

“哈哈哈!”

“不愧是封狼居胥,饮马瀚海的冠军侯!”

“吾有霍去病,堪比百万兵!”

宁凡大笑着将霍去病扶起,脸上也是涌起一抹敬佩之意,这位简直是一个自带buff的男人,区区三千骑出征,不仅麾下的兵马越打越多,且一日破三关,而今,四重关也葬送在他的铁蹄之下!

此等战绩,说出去又有谁会信?

慕倾城也是静静地伫立在宁凡的身侧,打量着这位其貌不扬,面容还带着几分青涩的“少年”,如此年纪,便已有名将之姿,假以时日,若是出现在大漓的战场上……

“走吧,进城!”

“主公,请!”

……

将军府。

众将分立两侧,宁凡坐在主位上,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。

“诸位,如今大将军连克四关,将士们士气高涨,关山也即将暴露在我们的铁蹄之下!”

“接下来五重关,六重关,七重关,本王准备兵分三路。”

“七日之内突破九重关。”

宁凡的话音一落,便转身看向墙壁上的地图,轻声开口道:“在四重关之后,地势较为平缓,我军的攻城器械可先行一步,在今日日落之前,运送至三大关隘。”

“诸位可有何奇谋?”

宁凡的眸光环视一圈,率先看向郭嘉和霍去病,其余将领也是纷纷将目光投射过去。

“主公!”

郭嘉指着地图道:“五重关周围地势平坦,易守难攻,不如暂且将其放下,先谋划六重关和七重关。”

“六重关依傍山林,可以火攻之!”

“七重关右侧有一小道,可以奇兵袭之!”

“待两处关要尽破,便可合围六重关!”

郭嘉说完之后,看向一旁的霍去病,后者也是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主公,奉孝先生此计可行!”

“嗯!”

“既然如此,叔宝,子云,再兴,你们三人率军自三面包围五重关。”

“去病,你率南雍王军,攻六重关,永曾,奉先,云长,仲康,你们率军奇袭七重关!”

“诺!”

一声令下之后,众将也是纷纷下去准备,宁凡伫立在帅帐中央,一旁的慕倾城自始至终未发一言,直到大帐中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“你麾下聚集这些猛将,可是前周遗留?”

“为何如此发问?”

慕倾城笑了笑,看向宁凡一脸认真的道:“除了这个原因,朕想不出其他理由,这几位,随便拿出一位都是绝世猛将。”

“而能够将一众桀骜之辈齐聚一堂,我能想到的,只有前周遗留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宁凡笑了笑,摇了摇头道:“倒是让陛下失望了,吾麾下这些将领,还真和前周没有丝毫的关系。”

“如今大世将起,中原势必走向一统,不知陛下以为,大漓在这天下逐鹿中,有几分胜算?”

“大漓……”

慕倾城认真思索了一番,随后看向宁凡问道:“你为何如此笃定,中原势必走向一统?”

“难道陛下没有发现,如今中原稳定了百余年的格局已经被打破了吗?”

“大焱国蒸蒸日上,大有问鼎中原至尊之势,大漓也是从破败中危转,我大禹南击蛮夷,东平东淮,五国之中,东淮率先淘汰出局。”

“而这种平衡被打破之后,势必会影响中原的格局。”

听到宁凡的一番讲述之后,慕倾城也是面色一惊,看向宁凡的眸光中充满了讶异:“没想到,是朕小觑了你,竟然对天下大势亦有如此清晰的看法。”

“所以陛下准备如何?”

“以身相许还是手刃亲夫?”

“呵呵!”

慕倾城对宁凡的言语调戏已经产生了免疫,早已见怪不怪了,而是一脸平静的道:“我大漓不会卷入天下之争,可若是有人觊觎我大漓的国土,朕纵使亡国,也要以死相博!”

“咳咳!”宁凡轻轻咳嗽一声,略带鄙夷的看了慕倾城一眼:“陛下这话去和大焱说去,不会卷入天下之争?”

“人家江湖,身不由已啊!”

“况且,陛下不是不想争,而是没有底气,不过,既然说了大世将出,那么天下之变,非一国一人所能左右。”

“看来,雍王殿下在这场大争之中,信心十足啊!”

宁凡笑了笑,看向慕倾城一脸认真的道:“方才陛下也说了,本王麾下这群武将,随便拿出一位,都有绝世之姿,若是本王如今告诉你,陛下所看的到,只是本王展露的冰山一角呢?”

慕倾城和宁凡对视,目光毫不躲闪,许久之后,才轻声道:“世事难料,棋局尚未开始,鹿死谁手,又有谁能知道呢?”

“不错!”

“不过也要提醒陛下一声,你面前的棋局尚未开始,可已经有些人,暗中落子了!”

……

记住暖酒小说地址:Nuan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