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吴家兵器行(1 / 1)

宁凡上前掀开托盘上的红布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身上也是涌起一丝冷汗。

不知为何,他想到了图穷匕现这四个字,倘若陈宽这家伙有意害他的话,如今的他已经中招了吧?

“殿下?”

看着殿下突如其来的过激反应,陈宽愣了一下,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呵呵,不错,是把好剑。”

宁凡取下托盘上的长剑,眸中绽着一抹精芒,两指夹起一撮头发,剑光一闪,发丝没有丝毫的弯曲,碰到即断。

“殿下!”

一旁的陈宽看到这一幕,吓得冷汗淋漓,扑通一声便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“您若是想试剑,尽可拿小人的头发尝试,切不可自残啊!”

“殿下乃是万金之躯,金丝玉发,岂可轻残?”

“小人罪该万死,请殿下责罚!”

看着陈宽一脸惶恐的神色,宁凡也是摇头苦笑,当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啊!

“你且起来,以后莫要动不动下跪。”

“你乃是我工程局享有特殊津贴的人才,可遇本王而不跪。”

“这把剑很不错。”

宁凡看着手中的剑,脸上尽是欣喜之色,此剑虽然比不上神器轩辕,可也能一眼看出,并非出自寻常工匠之手。

剑身通体幽黑,触手冰凉,最重要的是,剑身之上,留下一个‘吴’字。

这让宁凡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好奇。

“这把剑是何人所铸?”

“回殿下,这把剑……并未是我冶铁坊所铸!”

“哦?”

宁凡不由蹙起了眉头,陈宽也是有些心虚的看了他一眼,声音都不由压低了几分。

“殿下,咱们冶铁坊中虽然不乏铁匠大师,可还真没有人锻造过百锻铁。”

“这块百锻铁可谓是万金难求,所以,小人就自作主张,请一位铸剑大师出手,打造了此剑。”

“这铸剑大师姓甚名谁?”

“此人被江湖称为吴老鬼,真名已经无从考究,不过在淮南的名气很大,甚至不少江湖高手都亲自前往,为求一剑。”

“小人曾经帮他寻过一块奇石,与他也算是有几分交情,所以,他才答应出手!”

听到陈宽的阐述,宁凡疑惑问道:“你既然知道如此奇才,为何不将其引入我冶铁坊?”

陈宽闻言,看着宁凡苦笑道:“殿下有不知,吴老鬼脾气暴躁,性情孤僻,且不为世俗所惑,就守在自己的老铺子中,哪也不去。”

“这些年,不乏一些漓人潜入我淮南之地,就为了请吴老鬼前往漓国铸剑。”

“可任凭他们威逼利诱,吴老鬼丝毫不为所动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陈宽的脸上露出一抹为难之色,宁凡笑了笑:“如此人物,倒也称得上个性。”

“此人现在何处?”

“回殿下,就住在城西。”

“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宁凡取过托盘上的三支箭矢,放在手中瞥了几眼,轻声道:“这穿甲箭威力如何?”

“回殿下,穿甲箭顾名思义,寻常箭矢能够穿透皮甲,而这穿甲箭,哪怕是寻常士卒发射,也能轻而易举的刺穿铁甲。”

“威力非凡!”

“好!”

“这次你冶铁坊算是立下大功了,回去之后,去商业局领百两金为赏钱,分发给各工匠。”

“诺!”

陈宽点头之后,宁凡便命人备上马车,准备去寻那吴老鬼。

“爷,勾栏还是酒楼?”

“办正事!”

听到宁凡的话,林庸的脸色也是瞬间恢复正经,既然爷说了是为了办正事,那一定是有正经事,所以,他也是不打折扣的去办。

陈宽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林庸驾着马车,一路朝着城西走去。

如今,整个灵州城依旧在大变革时期,宁凡制定了一封详细的规划书,包括城建,交通,排水,防洪等等,都有一套极其详细的设计方案。

至今才过去半年,革新依旧在大刀阔斧的进行中,待灵州城完工之后,便是淮南崛起之日。

马车行走在宽阔的街道上,如今灵州城内的各个主路已经被铺上了平整的青石板,有了马蹄铁,对马匹也是没有太大的损伤。

大概行了一炷香的时间,马车平稳的停在了一个铺子前,宁凡没有急着下车,掀开车窗后,瞥了一眼,看到一位便衣点了点头,才缓缓走出车厢。

“吴家兵器行!”

看到铺子上的招牌,宁凡不由蹙起眉头,在灵州城内,一律是禁止贩卖兵刃的,莫说是明目张胆的开铺子,就算是偷偷售卖,被官府知道了,也要蹲牢子。

一旁的陈宽似乎看出了宁凡的疑惑,轻声道:”殿下,这吴家兵器行在灵州城内存在了十余年了,如今吴老鬼也只是铸剑,不对外售卖。”

“这门匾也是其父亲传下来的,铺子虽然在这,却是早已经关门了。”

听到陈宽的解释,宁凡没有开口,上前扣了扣门,没过多久,只见一位邋里邋遢的虬髯汉子拎着一个铁锤走到门前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老吴,这位是……”

一旁的陈宽正欲上前介绍,却听宁凡笑吟吟的道:“我是谁不重要,只是阁下在这灵州城内,明目张胆的悬挂兵器行的招牌,可是触犯了刑法!”

听到宁凡的话,吴老鬼面色一沉,淡淡的道:“此事与阁下无关。”

“那若是有关的人来了呢?”

“怕他作甚,吴某上面有人!”

“额!”

宁凡直接被吴老鬼的话给堵住了,顿觉满头黑线:“就算你是灵州州守的小舅子,官府也照样查办你。”

“那便让他来!”

看着吴老鬼一副嚣张的面容,一旁的陈宽都快急哭了,连忙上前道:“老吴,不可对贵人无礼。”

“贵人?”

吴老鬼听到陈宽的话,才正眼瞥了宁凡一番,淡淡的道:“阁下此番前来,不是来消遣在下的吧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

“进去一叙?”

宁凡指着铺子,吴老鬼点了点头,双手从门上放下,陈宽将两扇门推开,便要请宁凡进去。

林庸却是呆呆的望着门匾上的几个大字,眉头蹙成了一团。

……

记住暖酒小说地址:Nuan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