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五国的王牌与底蕴!(1 / 1)

峡谷之上。

李晋一袭黑甲战甲,大红色长袍披风,伫立在最高处望着下方黑压压的敌军。

“报,大帅!”

“大焱的主力一分为二,后军正在朝着悬剑关奔袭而去。”

“通天坳口是何人镇守?”

“回大帅,是盛王殿下带来的三万镇国军骑兵!”

“收网吧!”

李晋的神色无喜无悲,平静的开口,随后将目光看向身旁的一位将领:“朝廷的大军到了吗?”

“姬大人率十万新军距此还有八十余里,朝廷已经派镇国军和雍王麾下的鬼军赶来驰援。”

“决战,要开始了。”

李晋的眸光变得深邃,望着下方堆积如山的尸身,语气冰冷的道:“下面的火快烧的差不多了,再给他们添一把火,来点大的。”

“诺!”

一众将领得令之后,层层军令下达,峡谷两侧的将士将早已准备好的干草木枝朝着谷内抛去,仅仅只是半炷香时间,下方的将士几乎已经被干草和枝条淹没。

“不好!”

陈兆冲的面色骤变,瞬间便明白了大禹的意图,抬头望向峡谷上方,长喝道:“当真要不留余地,死战不休吗?”

“轰!”

一道道火箭飞射而下,落在那由草木堆积的一堆堆小山上,瞬间燃烧,一阵风涌,化作漫天的火势,朝着四周蔓延开来。

“不……”

陈兆冲一声不甘的长喝,策马扬蹄,一路奔向谷口,从他们入谷至今,不足半个时辰,可至少有数万大军葬送在滚石檑木和漫天的箭雨之下。

如今峡谷之内化身火海,谷口又有重兵把守,自己麾下这三十万大军,又能存活几成?

“大帅,撤军吧!”

“将士们杀不出去了。”

“再这么耗下去,我们怕是要全军覆没啊!”

一位将领哭丧着脸大喝道,远远地传来一道长喝:“报,大帅,后军在通天坳口遇伏,我们的后路也被堵死了!”

“噗!”

陈兆冲面色一阵惨白,一口鲜血喷出,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直接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杀出去!”

“快,全力杀出去!”

“想活命的,随本将一同杀出去。”

一位魁梧的大焱将领当即一声嘶吼,一把将陈兆冲的身形扛起,策马朝着谷口冲去。

“恶来,撤!”

宁凡看着大批的兵马冲出,如今陌刀军一轮血战后,手中的陌刀已经挥舞了数百下,继续战下去,伤亡必定会逐渐增加。

“将军,厉害!”

那镇北军的将领也是对着典韦暗暗竖起一个大拇指,一脸的敬佩之色。

“哈哈哈!”

“兄弟们,撤!”

典韦志满意得的率陌刀军从谷口撤出,而那镇北军将领也是神色逐渐变得肃穆,缓缓举起右臂:“弓箭手,准备!”

“放!”

一声低喝,漫天的箭雨朝着谷口倾泻而入,人命如草芥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成片的士卒倒在了冲锋的路上,后方的人群依旧在前仆后继!

这便是战争!

独属于冷兵器的战争,有人踩着累累尸骨,一步一步走上巅峰,亦有人成为时代的踏板,化作一堆枯骨,百年之后,又会有几人记得?

“大帅,该收网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可惜了,这一次没有网到大鱼。”

“大炎龙骑?”

有几位将领眸子中绽着一抹锐芒,也是带着几分惋惜,中原五国,每一国都有属于自己的王牌战力,诸如大焱国的大炎龙骑。

东淮的元弩扈从,吴蜀的持刀近侍,东淮的长淮帝军,乃至亡周的青铜剑士,大禹的……

这些都是一国之底蕴,非遇生死存亡,不会轻动。

曾经在北境战场上,以五万骑兵对阵胡奴三十万骑兵,势如破竹!

而镇北军也曾在大焱龙骑的手上吃过亏。

“大焱龙骑未出也属正常,前几日的情报,他们曾经出现在悬剑关外,只是北境胡奴又生变故,应该是奔赴北境去了。”

“可惜,若是能够将大焱的龙骑埋葬于此,大焱国的在北境战场将彻底失去优势。”

李晋的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唏嘘之色:“此次大焱出兵五十万,谎称三十万大军,悬剑关攻坚战,在一众攻坚利器的全力倾泻之下,尚且折损近二十万兵马!”

“今日一战,若是能够将他这三十万大军尽数埋葬,足以让大焱伤筋动骨!”

“至少,他们将在大漓战场和我西境战场失去统治,乃至要被迫转攻为守,听说朝廷派使臣去了大漓,若是漓国能借此时机反攻的话……”

李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眸子中绽着精芒,平静的道:“传我帅令,全力围剿,务必在一日之内,将这三十万大军埋葬于此!”

“大帅!”

一位将领上前抱拳,拱手道:“如今我军具备人数优势,士气也是高涨,若是能够拉长战线,徐徐图之,大焱的粮草供给跟不上,定然不攻自破!”

“本帅何尝不知啊!”

李晋悠悠一叹,脸上也是多了一丝隐忧:“他们拖不起,我们同样拖不起啊,一旦我镇北军南下的消息的传至大焱,大焱国北境的大军势必会全力南下。”

“此一战,务必速战速决,大胜之后,即刻回援!”

“诺!”

李晋的话音一落,周围的众将领也是面色一肃,各自率军而去,准备开战决战。

“走吧,随我去见一见雍王殿下。”

……

“主公,靖国公来了。”

“嗯!”

宁凡微微颔首,眸光朝着不远处的快步走来的一位英武青年看去,一袭黑甲披身,神色间带着几分庄肃,行走之间,透着一股气吞山河之势。

随着李晋的走近,宁凡能够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威压自他身上蔓延而至,这股威压犹如不可撼动的高山,奔腾不息的江河,绵延不绝。

“不愧是我大禹军神。”

“此等威势,我只在鹏举身上见到过。”

“远非赵长缨和苏玄之辈可比。”

宁凡不由赞叹一声,脸上露出一抹欣赏之色,嘴角却是微微翘起。

想给孤一个下马威?

宁凡轻轻上前一步,神级气质龙威瞬间释放开来,一股霸气侧漏,睥睨四方的锐气冲霄而起,这一刻,他仿佛变了个人一般。

方才像是一位温文儒雅的书生,此刻,却犹如坐拥山巅,虎视天下的君王!

……

关于宁尘,当时就考虑到了大家的情绪,所以没有详写他最后一战,十一可以毫不违和的把宁尘写活(有暗线),也能含泪写死,看大家意见吧(死活都不会让剧情不合理,不过是两条故事线)

记住暖酒小说地址:Nuan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