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天下之兴亡,苦于百姓(1 / 1)

“你们二位,有何看法?”

禹皇不由看向身旁的两位重臣,景黎憨厚的一笑,姬睢却是面露沉思之色,悠悠开口道:“殿下此策,确实可震慑朝臣!”

“可想要设立这样的一个机构,朝中文武又岂会同意?”

“是啊!”

禹皇也是怅然一叹:“朕若真设下一个这样的机构,恐怕那些世家豪强直接将头磕死在金銮殿上了!”

“可老二此计,着实深入朕心啊!”

“陛下,不如入内,当面向二殿下请教一番?”

禹皇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不,若是朕当面的话,恐怕老二言语,有所顾忌!”

“待他们说完了再说!”

听到禹皇的话,两人皆是微微颔首,不再言语。

可下一刻,贾诩便替他们问出了禹皇的难处。

“主公,此等机构若是真的能够设立,恐怕朝中那些世家出身的文武大臣们,要百般阻挠!”

“呵呵!”

宁凡的轻笑声响起,淡淡的道:“文和啊,本王问你,朝中众人,有几位屁股是干净的?”

“哪怕明知他们贪赃枉法,甚至是祸乱朝纲,御史台敢弹劾他们吗?”

“刑部和大理寺敢查他们吗?”

“父皇只需以雷霆手段查出一批贪官污吏,并以雷霆手段震慑朝臣,届时顺势提出设立锦衣卫之事,朝臣们自然无话可说!”

“锦衣卫?”

听到贾诩的疑惑之处,宁凡便知道自己说漏嘴了,连忙笑道:“锦衣卫乃是我为这特务机构起的名字!”

“原来如此!”

贾诩赞叹道:“锦衣夜行,匿于风月下,冷眼注视芸芸众生!”

“主公之才华,诩佩服!”

“文和谬赞了!”宁凡苦笑摇头道:“今日你我所论之事,终究是纸上谈兵罢了!”

“你也知道本王的出身,本王身上的血脉注定我与那个位置无缘,父皇更不会放权与我,可吾实不忍心看着我大禹百年基业,毁于一旦!”

“天下之兴亡,苦于百姓!”

“本王所为,不外乎无愧于心!”

宁凡的面色也是异常的复杂,眸子中却是坚定不移的色彩,上天给了他重活一世的机会,他便注定不会碌碌无为!

大殿之外的禹皇心中已经多了一丝酸楚,这一刻,他似乎全然想明白了,为何老二要藏匿才华,甚至不惜自污名节!

他的身上,可是流淌着一半的周室血脉啊!

大禹灭周,此仇不共戴天,而玄雍王作为周王室长公主之子,会不会有替周复国之念?

先皇在时,便为此不肯将皇位传与他,好在他从那场动荡中平稳过渡,可自己也是对此顾虑颇深,不惜另立皇后!

老二自幼体弱多病,也是最讨他喜欢,正因如此,这些年来,任凭他胡作非为,甚至于,能够买通行刑的武夫都是有着自己的授意!

只是没想到,为了这狗屁的血脉,为了不让自己猜忌,这蠢货竟然不惜将自己的才华藏匿,将名声搞得臭名昭著!

“是朕的错啊!”

“他身上虽流淌着周王室的一半血脉,可他也是朕的儿子啊!”

“没想到,朕的疏忽,竟然让他如此的敏感!”

禹皇的心中涌起一丝懊恼之意,甚至差点忍不住冲进去,将这小子暴揍一顿,质问他为何如此的糊涂!

“陛下,二殿下之才情,恐怕不亚于盛王殿下,且其胸襟,纵使是臣,也无法比拟!”

“是啊,二殿下之言,深得吾心,天下之兴亡,苦于百姓啊!”

短短的片刻功夫,两位朝廷重臣便对这位纨绔的产生了极大的改观,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浓浓的敬服之意,皆是暗暗下定决心,回去之后,要让自家小子和这位大纨绔多亲近亲近才是!

禹皇伫立了许久,面色一阵变幻之后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淡淡的道:“今日之事,朕不允许传出去半个字,就当玄雍王府,我们没有来过!”

“是!”

听到禹皇的话,两人皆是重重的点了点头,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惊异,看来,陛下这是下定决心了,要对世家出手了吗?

宁凡和贾诩的身形从殿内走出,看到三道逐渐远去的身影,不由眉头微蹙:“方才那道身影,似乎有些眼熟啊!”

……

皇宫。

禹皇刚一回来,便召来暗卫黑衣首领,高坐于龙椅之上,轻声道:“你去查一下朝中众臣,给朕拿出一些把柄来!”

“就从吏部和刑部下手!”

“还有大理寺,御史台,都要重点查一下!”

“朕要看看,这些人中有多少人屁股不干净!”

看着禹皇杀气腾腾的面容,黑衣首领面色一凝,恭敬地一礼:“遵命!”

“明日早朝之前,朕要看到一些真材实料!”

“是!”

黑衣首领退下之后,禹皇召来了一众亲信重臣,开始商议设立锦衣卫之事。

“陛下,此事干系重大,恐怕会引起朝野动荡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禹皇的面色平静,眸子中绽着一丝淡淡的冷泽,玩味的道:“难不成,他们还敢谋朝篡位不成?”

“咳咳!”

几位重臣皆是被这句话呛到了,纷纷拱手称不敢,禹皇的眸子中绽着精芒,轻声道:“朕已经派人着手此事了,明日早朝上,便由左相提出吧!”

“这特务机构的名字,便叫做锦衣卫!”

林秋石闻言,顿时面色一苦,如今他在朝中可是一众士林的代表,虽然并非出身四大望族,可世家豪强早就将他林家划归到世家的阵营中。

如今陛下显然是要逼着他站队啊!

“臣,遵旨!”

林秋石无奈一叹,坐在这个位置上,他没有选择,陛下动不了四大望族,可他要动他林家,虽然会引起一番动荡,却不会动摇根基!

禹皇眸光扫视一圈,看到众臣纷纷表态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魏英啊!”

“老奴在!”

听到主子呼唤,旁边的太监连忙上前一步,只听禹皇悠悠道:“去,传召玄雍王觐见,你亲自去!”

魏英闻言,顿时面色微变,恭敬一礼:“遵旨!”

……

记住暖酒小说地址:Nuan9.com